“焕英”与“抖音”亲密搭接 后文本时代已经平安落地

2021-03-19 15:54       网络整理

  我和家人随机挑选了一部电影作为聚会消遣的内容,这部电影是《你好,李焕英》。一个月时间,它依然雄踞各大影院,票房、排片占比均是第一位,而且,放映时间被延长至4月11日23时59分。

  这是电影的胜利吗?

  网络上已有太多针对这部电影的讨论,但此文不是为探讨影片艺术价值而写,此文的发心只是因为这么一件事情:历史性时刻的到来总是那么不经意、无预兆,并且已经来了好久,亲手酿造者们却仍在伸长脖子等待它的到来。

  1

  这个历史性时刻是什么?不妨先看看电影的周遭正在发生什么。

  今年1月19日,2021微信公开课Pro版的微信之夜上,腾讯高级副总裁、微信创始人张小龙表示,视频化表达会成为下一个十年内容领域的一个主题,“虽然我们并不清楚,文字还是视频才代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,但从个人表达,以及消费程度来说,时代正在往视频化表达方向发展。”这似乎是一个不可扭转的趋势——视频崛起而文字陨落。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将自己化身为视频平台,通过算法,视频传播正在得到更大的促进。与此同时,长期以来作为网络交流的实际手段的文本,其重要性不断走低。2018年,《纽约时报》技术专栏记者法哈德·曼卓在一组名为《欢迎来到后文本时代》的报道中开篇写道,

  “我长话短说:在屏幕上读散文已经过时了!在线时刻的决定性叙事,涉及到文本的衰落,涉及到音频、视频的爆炸性覆盖和传播能量。”

  根据思科公司的预测,到2022年,在线视频将占所有互联网流量消费的82%以上,是2017年的15倍。“我们对数字视频的狂热需求(特别是点播流式传输),已悄然改变了互联网。”胡泳在《视频正在“吞噬”互联网|重新思考数字化之一》里这样写道。这个状况的发生来自一种特殊基础设施的快速扩展,为的是让观看者可以不受干扰地享受视频,这就是内容分发网络(Content Delivery Network)。随着这项技术的普及,几大互联网巨头都可以做到使人们更快速点击传送短视频。但又因为这项技术的昂贵,它的普及面就更加内卷在几大平台手里。当传送视频内容的流量不再成为问题,而进入它需要的门槛又远低于文字,那种视频化尤其短视频化的思维取代文本化思维的状况,也就更不可逆转地发生了。平台权力增大,互联网的乌托邦,小众的平等欢歌将难以为继。而造势变得容易,潮流化就日趋明显,这就是互联化扁平化症状。

  有人已经悲观断言,下个超级科技巨头,将会是即时视频交流平台,文字以及文本化思维的一切,都将是小众绝唱。直接、感性、即时、逗趣,毫无疑问,我们不停刷抖音的原因都在这里。短视频里没有认知的负担,不需要太多的知识储备辅助你理解。文本则需要词汇储备,需要调动更多的专注力,和略多一些的理解力。这本是并存的两种思维能力,哪一边都偏废不得。但随着社交媒体平台的侧重点倾斜,人们的思维也愈来愈向短视频化倾斜。睁眼一看,所有的内容供应商都在有意无意以短视频风格(是风格而非指时长)制作着产品,尤其是娱乐产品。综艺化、片段化、碎片化, 食药安全网,越来越“短化”,在越来越“短化”里去搞笑、去说事。而那些与文本化思维有关的一切,思辨的力量、沉静的风格、深入追索的习惯,都渐渐远去。带来的是某种严肃气质事物的消失,某种轻浮感的甚嚣尘上, 信息新媒网,以及回到我们的主题——电影的消失。

  对于《你好,李焕英》最多的批评针对它的段子化、小品化,其实这恰好是它胜出的原因。你没有见过哪部电影,是如此适合拆解成段用作视频材料,虽然事实上受版权保护,它并没有被这样操作。但在人民群众脑中自带的APP里,它是以这样的方式被观看掉的。这当然并非贾玲导演精心为之,作为一个喜剧演员,她只是刚好近些年来活跃在视频生产的第一线——谐星是视频内容生产能手, 生活导报网,他们就是抖音“本抖”之一,并且他们还那么适合直播、综艺等等各种真人秀制式的短视频生态圈活动。贾玲导演用她最在行的方式烹制了一桌菜,而且她就是时令菜本身,加上纯正的发心,这令《你好,李焕英》超越了牙缝里都塞满笑点的《唐探3》。一部短视频时代的天选之影片与每一个“抖音化”了的子民的蓝牙亲密搭接,影片张开的小雷达“突突突”将人群尽数扫射。手机短视频带来的媒介经验如大洪水冲刷过来,那些靠文本阅读训练得来的感知在当中瑟瑟发抖,分分秒秒间被冲得片甲不留。我们拿不出更强悍的东西,来使自己的生命经验在洪流中立稳了吗?

相关推荐